小隐大隐,大理一种生活方式

发表于:2018-05-23 17:04:39      发布在:未分类      评论:0 条评论

4ce14202g7bae9e822a14&690.jpg

大理,对我来说,可谓是故地重游,掐指一算,前一次来大理是十六年前。唉,叹时光太匆匆。


读书的年代,暑假时妈妈带我来昆明,有亲戚在昆明,那次大约待了几个星期吧。然而对大理的印象,好像只剩下崇圣三塔和蝴蝶泉了,这古城是完全不复记忆。

古城现在也无分淡季旺季了,淡季时据说也是乌泱乌泱的人,我听了苗的建议,先玩古城,到元旦高峰时,我已离开。

翠翠的小楼虽然小,全木头的感觉还是很特别,晚上睡的很香,早上本指望着自然醒,无奈两天早上都是被旅行团的大喇叭声吵醒,才发现我住的地方离红龙井门很近,旅行团们会坐车到门口,然后从此门进入古城。
出门就是博爱路,我是大爱这条马路,此行买的衣服裙子包包,都是这条路(博爱路靠近玉洱路方向)搞定的。

同样的东西,比如我超爱的粗麻布裤子,博爱路的店卖30,到了人民路,人流量最多的那段,随便一个地摊就卖80。还有个小包最郁闷了,人民路90,还不肯还价,最后一天才在博爱路的一家小店看到,才60。

人民路是人流量最多的一条路,但是只要走的稍远一点(我都没有走到头),就立刻安静下来,店铺少了,游客也少。在这找了一家餐厅(店名乌龟壳),门口写有咖啡,于是进去喝了杯咖啡,正宗的云南小粒咖啡,没想到,煮出来味道香浓,一点也不逊色。

咖啡煮好后,吃饭的那些人也都走了,座位随便挑,找了个后背能晒到太阳的地方坐下来,
暖暖的冬日阳光里,舒服的要睡着,把棉袄,羊毛衫扔在一旁,拿出我的旅行笔记来,安静的写点东西。
没人打扰,老板自己也在电脑前忙着自己的事。

这条街上,除了好多小资的店铺咖啡馆,还有好多摆地摊的人,一看穿着,就和普通游客一样,年纪都是二十几岁的。在大理,天那么蓝,云那么美,街上怒放的茶花,慵懒的节奏,低廉的物价,很容易让人来了就不想走,于是在这里停留一段又如何?

小隐,摆地摊每月大概有几百块的收入,也能维持日常的租房吃饭等最基本的生活需要,但这样的日子难以长久。比如我自己,虽然希望在这地方养老,但每过一段时间,我还是要去外面看看风景,再比如就算不到别处旅行,家里要赡养老人,应付生病或其他的突发事件,摆地摊的收入一定捉襟见肘。
许菘说过:旅行的生活实在跟一般人所需要的人生大相径庭。当大多数人都在寻找一份稳定的生活,可期待的未来时,旅行者把自己抛进命运的波涛里,任由自己无法控制地一次次在狂喜的波峰和绝望的谷底间冲浪,毫不在意那个别人紧张得要命的明天。
小隐的那些人,他们的家人,父母,朋友也许不赞成不认同这样的生活方式,也许是对现实的逃避,或者是单纯的经历不循规蹈矩的青春岁月,不管怎么,人家就是冲着“老子喜欢”又如何,自己想做的事别人做了,我说不定暗自高兴。家里也有小辈年近三十,也还没有稳定正式的工作,又怎样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去体验,别人犯不着为他们着急。
大隐的人,多半是已过而立之年,有些积累,在大理开了店铺。找个面朝大海,阳光明媚的地方过下半辈子,同时还能保证收入,时间自由支配,真是不羡鸳鸯只羡仙,我也想在此终老。 迷你吉他店 

人气很旺的客栈:八千里路云和月

和大隐小隐比起来,其实还是当地土著居民最惬意,虽然不见得有多富庶,他们却不用像待惯了都市的,来隐居的城里人一样,需要损失掉部分物质生活,来换取自己向往的精神生活。
随意卖卖茶花,打个盹也无妨

甚至卖卖貌美如花的辣椒

卖葫芦

这位穿制服的姐姐前一分钟还在登记路边停靠的车辆,后一分钟看到卖小菜的小贩,于是隔街招呼一声,然后闲庭信步的过街,挑点小菜,还有比这更惬意的吗?

大理,是我理想中的隐居小城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ce142020102e3g5.html

评论
你好,访客